构建有温度的大学课堂 段伦博

    期次:第1373期   




  张广军校长谈教学,多次提出应“坚持以学生为中心,大力实施有温度的教育”的人才培养理念。有温度的教育离不开有温度的教学,有温度的教学自然离不开有温度的课堂。作为一名普通教师,结合近几年的教学经验,我尝试回答以下两个问题:什么是有温度的课堂?怎样实现有温度的课堂?
  一、什么是有温度的课堂?
  首先,温度是什么?恰好我讲授《工程热力学》里有对温度的准确物理定义:温度是反映分子平均平动动能的物理量,通俗点讲,就是用来反映分子运动剧烈程度的。
  有温度的教学亦然,第一就是要求教学过程师生双方都是active的,都是活跃的,处于激发态,对双方所要传递的信息是敏感的。这点是本质的,因为“教育不是灌满一桶水,而是点燃一把火”。现行应试教育的冰冷增强了我们对有温度教育的渴求。
  教学过程本质是信息交互的过程,信息论创始人香侬认为:“信息是用来消除随机不确定性的东西”,教学过程中信息交互就是师生之间互相认识、互相学习最终达到知识和情感层面上的归一化。信息的本质就是区分。教学的本质也应该是区分,帮助同学区分他能做什么,会做什么,擅长做什么?信息论告诉我们,需要分别和判定的次数越多,则表示信息量越大。教学过程对教师处理信息量的能力要求很高,因为面对的是一个个独具个性的学生,这些学生每个都与众不同,有不同的自我发展需求,教师要能做到因材施教。苏联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说:“我热爱教育工作,因为它的主要任务是认识人。”教育的核心也是培养人,所以,课堂上对学生的阅读应该是教师的第一项基本素质。
  温度的一个显著特征是其传递性。有温度的课堂应该传递什么?情怀和知识。情怀是在前面的。韩愈说的“传道、授业、解惑也”,我认为道就应该是情怀,今天的教师不能只是“教书匠”,更应是心灵的“引路人”。教育即生长,教育是心灵的对话。积极、向上、正能量、独立、止于至善都应该是教师须传之道。这样的传递不是点对点的传递,如果做得好,可以是点对面,甚至是点对体的传递。你为一个同学做的一件小事,都可能会迅速传播影响到其他同学。一所真正有温度的学校不仅仅是求学的圣殿,更应是一个充满人文关怀的港湾,在这里,我们每个人都不是过客,是归人。
  二、怎样构建有温度的大学课堂呢?
  首先要构建有爱的课堂。爱教育,其实就是爱学生,老师与学生的距离永远没有年龄代沟,只要与学生做朋友,就能拉近彼此间的距离。主动地走近学生,真诚地关心学生,坦诚地与学生交流,就能跨越“代沟”,使天涯成为咫尺。随着互联网的发展,MOOC等教学方式方兴未艾,传统课堂教学受到很大冲击,大学课堂似乎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个人觉得不必过度担忧。课堂教育与网上课程最大的区别正在于温度。教室里的短距离带来的温度传递,恰恰是网上课程所不能拥有的。这种爱是面向全体学生、是耐心、是关注学生的差异。这是网上课堂永远无法代替的。
  其次,要传递有温度的知识。课堂知识和课本知识的区别在哪里?课本知识是死的,课堂知识是活的。而且,课堂知识融合了教师对课本知识的理解、消化和二次表达,还有对专业的热爱。这给课堂教学极大的优势,即教师可以利用距离优势传递带有温度的知识,这在物理学上同样成立,距离越小导热量越大。同时也带来了一定的风险,这个风险是可能会传递不合适的情绪,这就对教师的思想、观念以及情绪控制提出了很高的要求。
  最后,要通过具体的行动实现有温度的课堂。结合个人的一点实践和体会,我认为要做到“四个一”。
  一个字的温度。还记得那是我第一次上讲台,早早地来到教室,稍微有些紧张,就拿起黑板擦擦黑板上残留的字,并观察教室的结构:4块黑板、11排座位、朝南的窗户,配备了窗帘,中央空调等等。等同学们陆续到齐了,我在黑板的不同位置写下大小不同的一个“大”字,并问后排和两边的同学,多大比较合适,是否存在反光等等,同学们都积极回应我并报以会心的微笑,我感受到了课堂温度的升高。
  一句话的温度。还举个苏霍姆林斯基的故事:一个叫季娜的女孩,为了让病重的祖母高兴,违反校规采下了珍贵的“快乐之花”。苏霍姆林斯基不但没批评她,还动情地说:“季娜,你再采3朵花,一朵给你,为你有一颗善良的心;另外两朵送给你的父母,为他们教育出了一个善良的人。”瞧,多有“温度”的教育!大学课堂需要这样的话。我就时常跟同学们“嘘寒问暖”,并不是作秀,而是表达一种除了知识以外的关怀。
  一个批语的温度。课堂时间很短,如何加强和学生的交流呢?通过作业批改未尝不可。每本作业都是学生写给你的“情书”,你不仔细看,就会伤了他们的心,也降低了他们对你课程的热爱。批注一个诸如“不错”“加油”“做作业不做女汉子”之类的批注,能事半功倍地拉近你和学生之间的距离。
  一个动作的温度。现在大学生学习压力都挺大,课间经常会出现趴倒一片的情形,上课铃声有时候并不能唤醒他们,此时,我会大拍一下黑板擦,等同学们醒来,然后慢慢地来一句:黑板擦不是一块好的惊堂木。哄堂大笑,睡意全无。
  你瞧,课堂的温度就是这么简单建立起来的。
  段伦博,男,能源与环境学院副教授,博士生导师。东南大学青年教师授课竞赛一等奖获得者,入选江苏省高校“青蓝工程”优秀青年骨干教师、江苏省“六大人才高峰”项目、东南大学“优秀青年教师科学研究资助计划”、东南大学“最受欢迎教师”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