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菜花开了

——疫情期间的特殊博士答辩会

    期次:第1420期    作者:医学院 乐 凯





  这几天天气很好,屋后的油菜花开得令人愉悦,紧张了许久的心也终于慢慢放松下来。
  大概是有工作经历的人会更珍惜重返校园的机会,已经工作过五年身为主治医师的我,在三年前重新踏入校园之前就暗下决心,一定要在读博这几年刻苦努力发奋图强,补足自身科研的短板,符合未来国家对医生临床和科研上的要求。因为多年前硕士为临床课题,没有实验室基础,所以在开始时比较吃力,除了在宿舍休息,我几乎将所有时间泡在图书馆和实验室,在导师的指导下,阅读文献、看视频教程、请教实验室的其他同学,边学边做,最终逐步掌握了常见的实验技术,按期开题、通过中期考核,在读博三年间以第一作者发表SCI论著4篇,完成学位论文撰写及盲审,并于今年1月8日顺利通过,紧接着我按照评审意见将论文改好并把PPT做好,因为临近寒假,本想2月份开学后进行答辩,能在读博整三年时顺利毕业,内心充满了欢欣与期待。
  然而1月20日我踏上回家高铁的那一刻,我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未来几天里全国会被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得这么严重,以至于原计划返校后博士学位论文答辩都被无限推迟。在家每天早晨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手机看病例新增数,前期随着湖北及全国疫情越来越严重,各地医务人员开始支援武汉支援湖北。我本在年前已经确定了毕业后的就职医院,科室主任早早就把我拉进了医生群,看着群里大家积极请战支援一线的消息,自己心里也是百感交集,一方面,我也希望能尽早答辩回到临床,进入一线参加“抗疫”也好,留在科室值守也好,起码可以缓解部分人员不足的压力;另一方面,随着确诊病例的增加,返校的希望也越来越小,心里开始担心起答辩事宜来。如果我不能赶上在3月批的学位讨论会,那就得推到6月份,不但影响毕业,也影响入职。
  看到各地中小学生因为无法开学而进行在线上课的新闻,我就想答辩能否也在线进行,可是答辩跟单纯的上课或会议完全不同,涉及老师的审核和各种表格的签字,似乎不太现实。巧的是,我在思量这件事的同时,研究生院的老师们已经行动起来。2月下旬,正当我还在为答辩的事烦恼时,学位办钱老师一个电话让我高兴起来,她说学院考虑到我专业的特殊性和现在的疫情情况,征求我的意见愿不愿意第一个尝试视频答辩。我当时立刻答应,过后却心有担忧,第一个意味着没有成熟的经验可以参照,其间如果出了状况得临时寻找解决的办法,并且在线视频答辩如果不成功还得再次进行现场答辩,此外,夸张点说,公开的视频答辩可以说是全球直播,任何人都可以旁观,加之全程录音录像,任何一点瑕疵都会记录在案等等。
  但是,为了能够尽早加入抗疫的战斗中去,我一定要克服这些困难。为了保证正式答辩能顺利进行,研究生院、医学院老师、答辩秘书、导师和课题组成员提前一周进行了演练,熟悉了操作流程和步骤。答辩委员会成员包括来自南京和重庆的5名专家,为了确保他们熟悉操作平台,我跟他们反复沟通,指导他们安装及调试软件。待所有流程都熟悉后,我正式向研究生院提出视频答辩的申请并获得批准。
  正式答辩是从3月11日下午3点开始,我跟答辩秘书2点多钟就在会议室等候,随后导师、答辩委员以及其他同学和老师都陆续进入会议室,在研究生院老师的监督之下,各项流程严格按照《东南大学授予硕士、博士学位暂行工作细则》的相关程序规范进行,从答辩委员宣布开始那一刻开启录音录像、导师介绍我的简历、我对学位论文主要工作进行陈述、答辩专家进行提问和回答,在将我和导师连同其他同学移出会议室后答辩委员会进行了不公开讨论后,一致同意通过我的答辩并建议授予医学博士学位,整个答辩过程有条不紊,持续了1小时40分钟左右。答辩结束后,我深深感到,疫情虽然影响了人们的生活,但学校秉持“以生为本”原则,尽最大努力创造条件,降低疫情对我们学生毕业、深造、就业造成的影响,最大程度地保证了研究生顺利毕业。
  答辩结束后到现在的这几天里,我一边将资料整理好发给学院和学位办,以便在下旬的学位讨论会上顺利上会,一边回忆着这几年读博期间的生活,从入学初期参加海南洋浦港的支医活动,到出国参加各类会议,从在实验室通宵做实验,到坐在图书馆埋头写文章,生活的全部不止这些,但又好像是这些,所以就像匆匆路过的旅客,对南京城仍不够熟悉,但这份视频答辩的经历,特殊而又有意义,在东大的所学所悟,也必将让我受用一生、止于至善!
  今天是春分,春天已然来临,而国内疫情也得到了实质性的控制,我们的生活也慢慢回归正轨,疫情虽然突然而又猛烈,但幸得国家的正确领导和部署,若干年后,回想这些时光,心里会充满感激,未来的生活,也定如屋后的油菜花,向着朝阳,蓬勃、鲜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