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南大学校报电子版 - 第1416期(2020年1月12日) - 第08版:第八版
     语音播报
 

新中国成立前后我的一段经历 自动化学院退休教师 冷增祥






  我的老家在丹阳农村。1946年春我11岁时,就到县城读书。1949年上半年,丹阳县城突然来了一批国民党的伤兵,传说这支部队番号称“雄风”,在淮海战役前线打了“胜仗”,现在回到后方来休整。自从他们来后,城里老百姓的日子就不得安宁了。当时丹阳人称他们为“伤兵老爷”,因其不断滋事、扰民,比如有些伤兵在街上,拿着几瓶酒,故意撞人,酒瓶掉地打碎后,就敲诈勒索要求老百姓赔偿(现在将这种行为叫“碰瓷”)。我自己也亲身经历过两件类似事情。
  一次是上海篮球队到丹阳来进行比赛。上海篮球队当时在华东地区是很有名的,所以大家对这场比赛很感兴趣,那天我也去看了。操场四周挤满了观众,没想到也去了不少“伤兵老爷”。在比赛过程中,他们故意起哄,喝倒彩,后来发展到往赛场中乱扔石块,使得球赛不得不中止。令大家高兴而来,败兴而归。
  还有一次,住在叔父店里的我正好在外面玩,碰到一个店员从外地收账回来,于是我俩边聊天边往回走。走到一条小巷子时,突然遇到两个“伤兵老爷”,非要跟我们换钱。我们说我们的店就在街上拐角处,让他们直接跟着我们去店里换,可他们不让我们走,坚持要当场换。被他们纠缠得没办法,只好换给他们了。当我们回到店里清点时,发现少了不少钱。真奇怪,我们当时两人都盯着换的,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搞得我们有苦说不出。
  最不可思议是,这期间调来了一个军人到丹阳当县长,据说此人系“雄风”部队里的一个团长,叫黄公常。不知出于什么动机,几乎每个星期他都要来我就读的白云街小学“视察”。视察什么呢?他一来就让所有学生集中到大礼堂,检查学生的个人卫生,主要看学生的手脏不脏,然后让手脏的学生站到一边,其他学生则面对手脏的学生排成长队,并让那些手脏的学生从排成长队的学生面前走过,这时大家齐声喊“脏、脏、脏”。这位团长的做法,令全校师生哭笑不得。学校为应付这种怪异的突击检查,就在礼堂旁准备了装满水的大水缸,并派人在外面望风,一旦见他来了,就立即通知老师让手脏的学生赶快去洗手。我当时已经是小学高年级学生了,一直想不通,国民党此时已经是节节败退,一个堂堂县长怎么会大事不抓却热衷于搞表面文章来折腾学生呢?
  事情还没完,1949年4月22日那天早上,这位县长又来我校。这次不再是穿便装而来,而是穿着军装,腰间还别了把手枪,围了一圈子弹,后面还跟了一个勤务兵,这副架势过去没见过。来了以后,就让所有师生集中到操场上听他训话,说什么我们这只是暂时撤退,以后还会回来的等等。训完话后就溜了,学校由此也开始宣布放假。
  因学校放假,我只好回农村老家去了。当时我个头比较高,有人就提醒我,回家不要走大路,说遇到伤兵可能会被“拉夫”,给他们挑行李。于是我就一人提心吊胆地出城,并沿着四周麦田边的小路往乡下走。当时看到路上一批批残兵败将急忙地沿着公路往南溃逃,那架势真实而形象地验证了“兵败如山倒”这句话。后来听说,这位县长黄公常给我们训话后的当天晚上就脱下军装并乔装打扮乘着小船沿运河像往常州方向逃窜,结果中途就被我们的人抓获。这家伙表面假装斯文,背后心狠手毒,手段极其残忍,他下令活埋了十几名地下党员。新中国成立后在丹阳公园对他进行公审时我也去参加了。在公审会上他承认了自己的罪行,并希望政府给他机会将功补过。由于其罪大恶极,当地群众不可能饶恕他。公审结束后人民政府即宣判其死刑并就地正法,这是解放初期丹阳人民感到的一件大快人心的事情。
  实际上,4月22日夜里,就已经有一部分解放军从镇江渡过长江了,并散居在城北农村的各个村庄里。23日早上,令我惊诧的是我们村里的一个祠堂里住满了解放军战士。他们一早起来后,就三三两两地到每家每户去询问,看有没有要帮忙干的活。因当时我父亲在常州经商,家里就我和母亲两人,缺劳力,于是他们就每天来我家帮助打扫房间、庭院,特别是挑水并用明矾处理,这在我年轻的心灵中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一夜之间,使自己看到了国民党和共产党的本质不同:一个是为非作歹、欺压老百姓,一个是处处关心老百姓,是人民的子弟兵。那时部队的干部也极其朴实,经常来家问寒问暖,并帮着解决各种困难,同时宣传共产党的政策和解放军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那时候我们都是第一次听到这些新概念、新纪律,对这些事情感到很新鲜,很受感动,从解放军干部身上看到了人民公仆的生动形象。同时,从解放军战士对百姓的感情上也体会到了什么是“军民一家亲”。从此,自己亲身感受到我们的祖国已经迈入一个崭新的社会。
  暑假结束后我就去丹阳县初级中学读书了。新中国成立后这里的第一任校长是名中共地下党员,当时才三十多岁,精力很充沛,充满了朝气,所以学校政治气氛很浓,很快成立了学生会,并经常组织各种活动。比如,上海解放时,我们学校就组织全校师生上街游行表示庆祝;抗美援朝时,我们学校还组织师生到火车站欢迎最可爱的人“志愿军回国巡讲团”来校作报告。后来其他大城市如广州等解放时,我们也搞了类似的活动庆祝胜利。总之,我感到初中阶段的活动搞得有声有色。
  1952年我初中毕业后就到江苏省丹阳中学读高中了。我们的辅导员就是共产党员,另外我们班上有个同学也是党员,那时大家好钦佩他们,年纪轻轻就入了党。那段时期,在新社会、新气象的熏陶下,在我心中烙下了新中国好、共产党好、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的美好印象,并认识到共产党的最终目标是要实现共产主义。通过教育,知道了共产主义是个没有阶级、没有剥削、没有压迫,实行各尽所能,按需分配的人类最理想的社会。从此就把实现共产主义伟大理想作为了自己的奋斗目标。
  1955年高中毕业后,被南京工学院动力系录取。当时动力系有三个专业:热能动力装置、发配电、工业企业电气化,分别是发电、输电、用电三个专业方向。选专业那天在教室里看到挂了一幅标语,引用的是列宁的一句名言,“共产主义就是苏维埃政权加全国电气化”,我想自己不就是要实现共产主义伟大的奋斗目标吗?于是就果断地选了工业电气自动化专业。大一时我就写了入党申请书,第二年就被批准加入中国共产党。入党后,我更加重视对党的基础理论和刘少奇的《论共产党员的修养》学习,做到了党指向哪里就要打到哪里。1960年毕业后留校任教,当时的理念就是要献身于党的教育事业。在教书育人的工作岗位上工作了35年,一直到1995年退休。
供稿: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语音播报
 本版其他文章
· 新中国成立前后我的一段经历 自动化学院退休教师 冷增祥 本文包含图片
· 响叶杨科 属:杨柳科杨属 开花时间:3 月中旬结果时间:4 月上旬 拍摄地点:九龙湖校区南高西路 本文包含图片
本版缩略图

 相关文章
 我有话说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请您注意
· 经营许可证编号: 京B2-20050528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阅读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您在阅读网留言板发表的作品,阅读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