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新闻

    期次:第1388期   

董德根(右四)与课题组部分成员在大礼堂前合影

  现场鉴定陶粒混凝土桥面板的结构性能, 桥面板上驶过40 吨的履带吊车,当时董德根、 宋绍铭就站在桥面板下观察

1961 年南京长江大桥整体设计图稿


  编者按:南京长江大桥是新中国第一座依靠自己的力量设计施工建造而成的当时国内最大的铁路、公路两用桥,在中国桥梁史乃至世界桥梁史上具有重要意义,是20世纪60年代中国经济建设的重要成就,有“争气桥”
  之称。它曾以“世界最长的公铁两用桥”
  被载入《吉尼斯世界纪录大全》并入选首批中国20世纪建筑遗产名录。在南京长江大桥建设历程中,凝聚了国内外各方的力量,其中东南大学在其中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经过为期27个月的修缮,2018年12月29日,南京长江大桥在迎来通车50载之际,雄姿再现。为此,本报记者寻访当事人,探秘大桥建设背后的“东大力量”,对“东大人”参与建设长江大桥进行专版报道,聆听“东大人”讲述大桥记忆。三面红旗致敬丰碑勇挑重担———记南京长江大桥公路桥维修改造工程中的交通人科研源于实践而又服务于实践。在历时两年的维修改造中,南京长江大桥上始终活跃着东南大学交通人的身影,我校交通学院承担着公路正桥改造结构体系、公路正桥钢结构桥面铺装体系、T梁维修关键技术等课题研究,交通规划设计研究院承担着双曲拱引桥改造设计与研究。
  交通学院叶见曙教授和熊文副教授是课题“公路正桥改造结构体系研究”的负责人,他们在研究初期对国内外同类型桥梁进行了大量的现场调研,掌握了国内外公铁共用桥梁公路桥(旧桥)普遍存在的病害、原因及改造的工程案例。特别对各座调研桥梁的管理人员、设计人员、施工人员进行深入交流,对新、旧桥梁结构进行对比,调研新桥设计时采用与旧桥不同方案和设计思路的原因,明确不同结构的受力特性和优劣,在此基础上提出了4种解决方案以及相对应的优缺点。经过十几轮的内部讨论以及若干次的专家会评审,决定采用上层公路混凝土桥面板结构体系整体改造的方法,取代原桥面板结构受力体系而采用新的受力体系。
  交通学院副院长钱振东教授是课题“公路正桥钢结构桥面铺装体系研究”的负责人。据钱教授介绍,南京长江大桥公路桥在维修改造中未曾一刻停歇其所肩负的运输使命。这意味着下层铁路列车通行时产生的扰动贯穿于钢桥面铺装施工全过程,列车振动传递的巨大能量时刻危及着桥面铺装质量。课题组从桥型结构特点分析切入,着眼于材料在振动作用下的响应畸变,数值模拟力学传递,现场实测数据反馈,开创了一整套振动环境下沥青试验体系,为此次长江大桥在列车扰动下的铺装工程提供了坚实的技术保障。铺装工程的顺利结束证明了研究成果极大地缓解了列车扰动带来的负面响应,研究成果也为未来我国同类桥型的钢桥面铺装提供了参考依据。
  交通学院桥梁所副所长刘其伟教授是课题“T梁维修关键技术研究”的负责人。针对南京长江大桥公路引桥T梁桥存在的缺陷和不尽合理的构造等问题,刘教授和课题组成员许崇法等人制订了一系列研究内容,通过研究引桥T梁桥面连续化改造可行性及相关控制因素,结合改造项目选取合适维修材料,并进行相关力学试验,并对材料施工性能、力学性能、经济性等因素予以评价,以期达到减少桥面伸缩装置,改善桥梁通车舒适性的目标。除此之外,课题组还通过分析T梁反拱较大和支座倾斜严重的原因,提出了相应的养护维修方案或指导意见。
  交通学院桥梁与隧道工程研究所副所长许崇法老师同时还是课题“双曲拱桥拱肋增大和拱上填料工艺及材料耐久性研究”的负责人之一。许老师与交通规划设计研究院副院长何初生在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副院长张亚梅教授的研究基础上,通过牺牲阳极的电化学防护、混凝土防护涂装等附加防护措施对双曲拱桥又增加了一层防护网,助力课题组申请了11项专利、发表论文16篇等成果,有力支撑了大桥的维修改造。
  交通规划设计研究院院长丁建明是设计项目“双曲拱桥的加固改造研究”的负责人。双曲拱桥是我国建桥工人在20世纪60年代发明的桥型,随着社会经济发展了,建桥技术也突飞猛进,这种桥型已基本退出历史舞台。但双曲拱桥是南京长江大桥的重要组成部分,本着对历史负责、对工程负责的态度,丁院长与何副院长带领设计院,基于调查研究,请教各路专家,坚持双曲拱桥的保护利用。在一次技术论证会上,有知名专家突然提出要把双曲拱桥拆除,业主顿时也犹豫起来,设计团队通过详实的论证资料,竭力说服业主保留老桥进行加固改造是合理的、安全的,最后终于保住了老桥。
  南京长江大桥是一座丰碑,是一种精神,东大的交通人怀着敬意参与到大桥的维修工程中,既深感压力又倍感光荣。他们勇挑重担,用近一千个日夜的艰苦奋战,完成了修缮大桥所赋予的使命,也完成了对老一辈建桥人的致敬。